Tuesday, May 07, 2013

Debussy - Golliwogg's Cakewalk


Debussy plays Debussy Golliwogg's Cakewalk (1913)

Children's Corner No. 6 - "Golliwogg's Cakewalk"
Claude Debussy, piano

Saturday, January 12, 2013

關於「科學」或「學術」的人生發展

"Don't Become a Scientist!"
by Jonathan I. Katz, Professor of Physics, Washington University, St. Louis, Mo.

[轉錄] 千萬別成為科學家!
簡體版,引用自 Rossoneril's 不砖亭)

關於「科學」或「學術」這件事,或這條人生路,我在留學之前讀過這篇文章,但我還是去成為科學家。這篇文章可以提供同學們一些想法的參考觀點。

【引用立報新聞】介紹希格斯粒子 義教授勉勵青年
Yahoo!奇摩新聞

也分享一下這篇新聞,有機會的話可以探討參與其中的辛苦,學到什麼東西,可以對自己未來有幫助。

Saturday, January 05, 2013

寫給「接棒啟蒙計畫」的義工分享


謝謝「接棒啟蒙計畫」的義工們把我帶入這個團體,和大家一起學習,以及分享。剛從國外回到台灣工作不久,還在適應台灣的各個方面,不管是工作環境、社會話題、或現在校園中同學們的一些想法。在互動中彼此瞭解、學習,我想同學和義工們都可以有更多的自信、堅持、以及溝通。

~基本功的重要~

現在我在新竹科學工業園區工作,科學園區旁邊是以理工專長的清華大學和交通大學,因此我們在科技公司與學校教授、研究生們之間不斷有腦力激盪。其實,不只是科學研究、工程技術、學校授課,這些專長需要許許多多的基礎知識和訓練,很多的方向領域也都需要特別的基本知識訓練;譬如繪畫,畫家也練習過基礎的素描技巧,即使他是畫抽象畫、印象畫,而且畫家所畫出的畫可能是描述一個故事,所以畫家要知道他所畫的故事,他可能因此必須去閱讀很多故事,或有個特殊的遊歷。

~「背東西」是不是重要的?~

我們以前讀高中的經驗,讀文科需要背很多東西,讀理科不太需要背,而是需要理解。上大學後,發現一百八十度轉變,理工的科目需要背許多專有名詞,文組的科目反而沒有太多專有名詞,許多的知識融入在一些故事情節裏,再從故事當中自然而然具有記憶,變成活用。再後來,工作或研究,很多人的工作其實變的簡化,他不太需要記憶許多東西,或工作當時不太需要背許多專有名詞;這可能是他以前已經背了許多東西,使得他在工作上架輕就熟;或者他背過的東西沒有用。因此,我覺得事情並無絕對,工作的成功,是記憶和個人經驗和臨機應變,互相交錯穿插而成功的。

~歐洲研究的一個小經驗~

跟各位分享我在歐洲核子研究中心大型強子對撞機計畫中的研究經驗,歐洲有各個國家的人,比台灣或美國更為多元。我們進行學術交流是使用英文來溝通,但是日常生活是在瑞士日內瓦法語的環境,像我對法語不太熟悉,就會限制了我探索的能力,譬如餐廳點菜有時候需要用手比,更不用講說要加什麼醬料或用多少火候煮菜。在進行學術討論會中,三、四十個人一起討論,有時大型會議超過兩百人,來自不同國籍,因此有不同的英語腔調,譬如義大利人講英語、德國人講英語、匈牙利人講英語,都不太一樣,有時候討論中有人情急之下冒出他們的國家語言,我當然搞不清楚那是英語或什麼;其實回頭一想,很多人講台灣國語,大概也就這麼一回事。

~朋友~

朋友是重要的。自己做一個生涯規劃的時候,好朋友做另一個生涯規劃,可能完全不一樣;學海無涯,職場當然也是無涯的;如果自己的這艘船沈了,還有機會游過去別人的那艘船,重新出發。由衷欣賞別人,每一個人,每一個不同的人。老爺爺悶悶不樂的時候,小朋友去逗他開心,他們因此成為朋友,這也是朋友;所以朋友不是只有同年紀的才叫朋友。也如同《小王子》裏狐狸與小王子的對話。

~正餐與配菜~

正規教育之外的糧食就好像吃米飯還要配菜,還要些小吃零嘴甜點。學校教育還是重要的,課本之外還有社團活動,可以讓人有額外的專長、嗜好,因此希望同學多參與社團,在社團的活動中去發掘自己。此外,以我自己為例,音樂與閱讀是我生活中的調劑;常聽古典音樂,上音樂廳;看些雜七雜八的書籍,那些書大部分不是學校或排行榜所推薦的書,有時候是因為在不經意間聽人提到某本書,就到書店找找看,瀏覽一下,甚至買回家看。